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長沙美食:火宮殿臭豆腐

油炸“臭豆腐”聞著臭吃著奇香,是中國小吃一絕。“臭豆腐”各地皆有,而湖南長沙臭豆腐卻更有名氣。
  
    豆腐是可以緊跟在中國古代四大發明之後的另一項偉大發明。關於它的故事大家都能倒背如流了,我要說的是,臭豆腐作為豆腐的搞笑版,民間傳說一直認定它是歪打正著的產物。其實,以中國飲食行業江湖之遠,高手如雲,整它一兩個臭東西還不是小菜一碟?君不見,除了豆腐,還有肉、魚、蔬菜等,都可以臭氣熏天而令人趨之若鶩的!
  
    到如今,吃什麼都講究衛生了,但臭豆腐上桌,食客還是唯恐不臭。九斤老太則常常跺箸歎息:現如今啊,臭豆腐也不臭了啊……
  
    臭豆腐是遍及全中國各個角落的旅遊名品,青山綠水,鳥語花香,紅男綠女,談情說愛,冷不防有一股氣味款款飄來,那是一股讓老外詫異而讓國人鼻翼大幅扇動的美妙氣味。於是,這個景點就陡然充滿了世俗的人情味。
  
    前些日子去長沙,事先打開地圖找到火宮殿的位置才肯動身。湖南的臭豆腐與我家鄉紹興的臭豆腐齊名,而在我的思鄉感情裏,總是把紹興的臭豆腐放在第一位。我們上海人平時吃的臭豆腐,也以浙江一帶的臭豆腐為藍本,外形比較厚實而內芯比較水嫩的那種,油煎至金黃色,外脆裏嫩,蘸辣夥,連吞五六塊還不過癮。
  
    到了長沙,在酒店拿了房間鑰匙後打的直奔火宮殿。司機側過臉問:去吃臭豆腐?我點頭,他猛轟油門,一臉自豪。
  
    一路上司機告訴我,火宮殿在舊時是敬火神的地方,又叫火神廟。每年火神生日,這裏就有趕廟會。唱大戲的,賣小吃的,賣雜貨的,加上如雲的遊客,熱鬧得不得了。遊客在看戲買年畫之餘,就想往裏塞點什麼,這也是人之常情。廟會上沿街設攤的各色小吃就滿足了這種需要,有順口溜為證:“火宮殿樣樣有,飯菜小吃熱甜酒,油炸豆腐香噴噴,姐妹團子數二薑,撒子麻花蹦蹦脆,豬血蹄花味道美,各色小吃嘗不完,樂得食客笑呵呵。”
  
    長沙市旅遊局應該給這個司機頒一個獎。
  
    很快,火宮殿到了,與全國大多數景點一樣,建築整舊如新。人,則是如潮水湧動。而且每張笑臉都像臭豆腐一樣,皮色的金黃加辣夥的大紅,還有點黑。
  
    黑,這是長沙的臭豆腐的風格。比我們平時吃的薄,也較為緊實,油煎過後,賽過在煤灰堆裏打了個滾,墨黑一團。我不怕,經驗告訴我,這是原汁原味的痕跡。趁燙咬一口,裏面白如羊脂玉,香鮮至極,怎一個爽字了得!環顧四周,似乎所有的湖南人都向我投來“天下一家親”的微笑。
  
    1954年,毛主席他老人家回老家視察,就到長沙火宮殿吃了一頓臭豆腐,並說了一句大白話:“長沙火宮殿的臭豆腐幹子,聞起來臭,吃起來是香的。”如今這條“最高指示”被刷在牆上,成了火宮殿的超猛廣告。
  
    吃至半盆,一位樓面經理跑來跟我說,湖南人做臭豆腐與別處不同,先用黃豆加工的水豆腐,經過專用鹵水浸泡半個月,再以茶油炸至外脆裏酥,佐以麻油、辣醬吃,風味當然別具一格。至於它的黑臉膛,也是特色,所謂“黑如墨,香如醇,嫩如酥,軟如絨”是也。黑,是因為鹵水之故。這鹵水做起來也大有講究,裏面有鮮冬筍、瀏陽豆豉、香菇、上等白酒等多種調料,讓它發酵至黑,就可以投入豆腐了。可以說,鹵水是做臭豆腐的關鍵。“我們店裏大師傅在做臭豆腐時,一個人躲在地下室裏不讓外人看見。他做的鹵水是活的,一直在冒氣泡,不然死水一缸,就做不好臭豆腐了。”
返回列表